帝豪平台

    整个水月洞天,总共就五位化神,现在一下子就到了三位。

    碧水真人与他们两个,虽然曾有过小小的不愉快,毕竟没有真的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在这方天地,至少有上千年,没有出现过化神期修士之间的战斗了。

    化神修士虽然不像大周的不漏境武者那样,动用一次力量就会消耗寿命。但是兵凶战危,同等级的修士之间,没有真正打过,也不知道谁更强。

    为了一点义气之争,实在是犯不着打生打死。

    三个人彼此之间,多少都有些看对方不顺眼,但是从未爆发过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突然,背着巨大红葫芦的申不令压低声音道,“傅老鬼这个时候,应该也在附近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的身周,都有隔绝内外的场域,不用担心谈话会被别人听见。但是他还是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,可见其对那个“傅老鬼”的忌惮和畏惧。

    魏帝看他这个样子,讥笑道,“申老鬼,你要是怕了,现在就可以退出。”

    申不令反唇相讥,“你要是不怕,何必拉上我们?当年,你意气风发,一人一剑杀上水月宗,结果被傅老鬼斩去一臂,只能接上别人的手臂。怎么,这些你都忘了?”

    魏帝被提到此生唯一的败绩,脸色瞬间变得冰冷,“申老鬼,你又比我好多少?被傅万生斩了一剑,一千多年了,还需要用火元灵酒来镇压伤势。”

    碧水真人目光微微一闪,心中很意外。

    原来,申不令和魏帝都跟傅万生交过手。

    傅万生,就是水月宗的祖师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排名,但是碧水真人知道,傅万生应该是水月洞天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他实力如此强横,就连申不令和魏帝,都惨败在其手下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必要重新评估一下此人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僵硬起来,碧水真人适时开口了,“申老鬼,那傅万生,为何会如此关注那位异域女子?”

    这个疑问,在他心里已经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纵观傅万生此人行事,有许多古怪之处。

    水月宗是这方世界实力最强大的门派,傅万生作为水月洞天的实际执掌者,却放任魏帝,他,还有另外一位化神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这方世界从水月宗独尊天下,变成了现在五大宗门齐名。

    傅万生明明有足够的实力,能够在自己等人突破到化神期之时,尽数抹杀掉的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不将威胁消弥在刚萌芽之时呢?

    碧水真人实在是想不通,换作是他,身处在那个位置,是绝不会容认有人能威胁到自身的。

    如今,傅万生即将尝到养虎为患的恶果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疑问,就是关于那个来自异域的女子。

    碧水真人是第一个发现这名异域女子存在的,因为她领悟的,跟他是同一条天道。

    他感应到天道出现某种莫名的变化,在冥冥中,就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方天地,仅剩五条残缺不全的天道,正好五位化神,每人各占一条。

    虽然在功法典籍中都明确地说,修炼相同天道的人仙,并不影响各自的修炼。

    可如今天道崩塌,天地大变,谁知道情况会不会出现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拿自己的道途来赌。

    这是大道之争,他早已经将那个异域女子视为死敌。

    只是她极为狡猾,好几年了,他一直无法锁定其确切的位置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,他几乎就要抓住她了,却受到某种力量的干扰,错失了良机。

    那个干扰他的力量,应该就是傅万生。

    碧水真人做出这样的判断之后,就放弃了对那名异域女子的追杀。

    然后,想方设法将此事,透露给了申不令和魏帝,他们果然上钩。

    三人极为默契地结成了一个联盟,甚至不需要言明,就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三个第一次见面,彼此都心知肚明最终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就是,除掉傅万生。

    如今整个水月洞天,唯一能威胁到他们的,只此一人。

    只要将此人除掉,他们就能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申不令听到碧水真人的问题,一脸神秘地说道,“此事涉及到傅万生,还有水月宗的天大秘密,你们确定要听吗?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,一旦知晓这个秘密。傅万生必定会不顾一切,将他杀死。”

    魏帝有些不耐地说道,“别卖关子了,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碧水真人也道,“事已至此,已经没有回圜的余地。说吧。”

    申不令放低了声音,目光变得幽深起来,“如今的水月宗,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水月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年前,天道崩塌。水月宗的掌教和另外几个此界的天仙,当机立断,利用至宝山河图,将水月宗最核心的区域,隔绝了出来,形成如今的水月洞天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们猜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魏帝不屑地说道,“不就是几位天仙发生了内讧吗,天墟就是这样形成的,这谁不知道?”

    申不令问,“那你知道,他们为何而内讧吗?”

    魏帝哼了一声,“山河图。”

    “一知半解,就不要出来卖弄了。”

    申不令反讽道,“你肯定不知道,山河图是什么吧?”

    魏帝侧过头,望向远方,假装没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还是碧水真人给了一个台阶,问道,“那山河图,究竟是什么样的至宝?”

    申不令脸上浮起一丝得意之色,说道,“要说这山河图,就不得不说水月宗的来历了。传说中,水月宗的创派祖师,是传说中远古时期的五方天帝之一的青帝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山河图,便是青帝所赐,是一件先天灵宝。”

    五方天帝?

    先天灵宝?

    碧水真人得到的传承中,并没有这方面的内容。不过光看这名字,就知道是上古真正的大能。

    上古时代,仙神无数,能被称为天帝的,那将是何等强大的存在?

    至于先天灵宝,就是比灵宝更高阶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手头上就有一件灵宝,威力之强,绝不是法宝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那先天灵宝,其威能得强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上古时代,水月宗的天仙强者,用它分割出一整块大陆出来。

    那简直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听申不令继续说道,“那场天地大劫发生后,上古时代的那些大能们,都无法幸免。很快,他就发现,唯一渡过此次灾劫的希望,就是先天灵宝。唯有先天灵宝的主人,才能何存自身。于是,大战爆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战的结果,水月宗的山门被打成废墟,所有天仙都陨落了,山河图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少数几位水月宗幸存的弟子,重建了现在的水月宗,几乎每一代,都会派人前往天墟,寻找山河图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很长一段时间内,整个水月洞天,都没有化神修士的存在,直到五千年前,水月宗才出了第一位化神。也是从那以后,水月宗不再派人到天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神情变得诡异,“两位觉得,这是巧合吗?”

    碧水真人的眼睛微微一跳,“你是说,水月宗已经找到了山河图?”

    申不令说道,“也不能这么说,山河图依旧在天墟中,支撑着这方世界。若是水月宗拿走了山河图,那仅余的五个天道,早已经崩塌了,又怎么会有你我今日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,水月宗是将山河图的元灵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元灵?”

    碧水真人重复了一次。

    突然,他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悸动,猛地转头看去,神情变得无比严肃,“她怎么这么快?”

    申不令和魏帝都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此时,忘忧山中的那名异域女子,已经迈出了最终的那一步,在她的头顶,有天道显化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齐聚此处,自然不仅仅是为了来杀人的。真要杀她的话,在她突破之前,就能派门下的弟子将其围杀。

    他们同样在等待着这一刻。

    当有人突破到化神的时候,天道显化,这是一个近距离感受天道规则的绝佳时机,任何一个化神都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笃定,另外两位化神应该也在附近。

    除了傅万生之外,还有最后一位化神,最神秘的缥缈宗的宗主,云缥缈。

    天道显化,也是在一个刹那,很快,又即隐去。

    三人感受着天道彰显出来的规则,各自都有一些收获。

    可以说,光是刚才的领悟,就不虚此行了。

    收获最大的,自然是碧水真人了,他在这一个刹那的收获,超过了数百年的苦修,等回去之后,好好闭关,必能让修为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这时,申不令揶揄的声音传来,“该出手了,再不出手,你想杀她,可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自然能发现,那个异域女子与碧水真人修的是一条天道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那自然是该他打头阵。

    碧水真人心中的疑惑并没有解开,为什么傅万生会帮助那位异域女子?

    可是,此时已经顾不得多问了。

    申不令说得对,再不下杀手,等那个女子巩固境界,就势大难制了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他不再犹豫,当即出手。18091/105287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