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豪平台

    沈星晴坐在地上,直到沈木绾进了屋子里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谁把她当枪使了?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之后,指着那道门就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的大夫人,连忙让身边的妈妈来把沈星晴叫进去,今日已经出了这样的事情,若是沈家这边再出点差错,那他们沈家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沈木绾进到屋子之后,她有些疲惫的坐在了椅子上,伸手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绿竹快步走到她身边,从身上带来的衣服里找出了一个瓶子,从里面倒出了一颗药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是您之前准备的安胎药,您先服用一颗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木绾接过那药,吃下之后,便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沈木绾刚躺下,凝香一脸着急的把她给叫醒了。

    沈木绾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凝香脸色有些难看道:“小姐,三公主身边的宫女着急忙慌的来说,三公主在后山等您,有急事跟您说。”

    沈木绾眉头皱了皱眉,随后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祈心若找她去后山?沈木绾的眉头皱的更深了,祈心若怎么会叫她去后山。

    想了想,沈木绾还是站起身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绿竹有些担忧道:“小姐,要不要带几个人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沈木绾摇了摇头道:“不必了,他们与我不是一条心的人,再说了,若真的是有人要害我,那几个虾兵蟹将带过去也没用,你们两个跟我过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凝香和绿竹也没有再多话,和沈木绾一同去了后山。

    而大夫人在沈木绾走后,也带着沈梦婉去了皇后的院子,她现在必须要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太庙后山。

    沈木绾刚从后门走出来,还没走几步她就皱了皱眉,随后捂着口鼻道:“小心,有毒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她身后也出现了几个黑衣人,后门也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沈木绾听到脚步声,抬头就看见太子从暗处走了出来,他面色阴冷,双手背在身后,站在几个台阶之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木绾。

    沈木绾从他眼里看出了杀意,待身边的气味散的差不多了,她才将手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她也看见了一旁地上躺着的祈心若身边的宫女,沈木绾瞬间就明白了,想来是太子对她用了催眠术,所以她才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太子看着沈木绾,她站在一棵树下,有一道阳光,透过树叶落在她的脸上,让她的脸看起来若隐若现,像个误入凡尘的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不是说要与我一起坐高台吗,为什么要用我们之间的情意来算计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太子眼里的那一抹一闪而过的悲伤,沈木绾笑了,她笑的极其讽刺。

    “情意?我们之间何来的情意,有的不过就是那不死不休的仇恨罢了,你也配说情意二字,当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太子看着沈木绾的眼神,逐渐从咬牙切齿变成了杀意,他眼神冰冷道:“我跟你解释过,我当初第一时间就去救你了,我也因救你而死,你为何就是不肯原谅我?”

    沈木绾笑了,她的笑极其冰冷,她一步一步走过去,声音也是犹如寒冰一般。

    “因救我而死?那你可知我被他们怎么折磨,他们让我生吃瑶瑶她们的肉,喝她们的血,我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被他们打断重新接上,他们将我身上的肉割下来让我自己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给我用最恶毒的药,让我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甚至给我用药,让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每一刀割在我身上的感觉,把疼痛放大到无数倍。”

    “祈瞿,你知道剃骨之刑吗?就像是对牲口一样,一刀,一刀,将它身上的肉剃下来,与它的骨头分离,但是它的神经却是清醒的,到最好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凝香和绿竹虽然听不懂自家小姐说的话,但她们都被自家小姐身上的气息给吓到了,她如同一个死人一般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沈木绾的声音很平静,平静到她的眼里毫无波澜,就好像只是在讲一个故事,甚至她只走了两步便停在了原地,抬头冷冷的看着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在听到沈木绾说完这一切,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和心痛,但也只是一瞬间。

    太子看向沈木绾眼神冰冷道: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但是我已经说了,我愿意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沈木绾看着他,脸上带着一个极其温柔的笑容道:“那好啊,那你就用你的命来补偿我吧。”

    太子听她这么一说,脸色冰冷道:“既然你依旧这么冥顽不灵,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完,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背过身道:“杀,一个都不要留。”

    太子此话一出,他四周又出现了无数个黑衣人,朝着沈木绾这边就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凝香和绿竹见状,连忙把沈木绾给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沈木绾同样脸色冰冷的看着那群黑衣人,随后她也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绿竹这时抽出自己腰间的软剑朝着沈木绾叫了一声:“小姐,接剑。”说罢,将手里的剑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木绾踢开她面前的黑衣人,接住了绿竹扔过来的剑。

    随后沈木绾身上的杀意如同被激发了一般,几乎一剑一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太子也接过了赵冰递过来的剑。朝着沈木绾就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木绾眼神也是一凝,挥剑挡住了太子致命的一剑。

    太子冷笑一声,朝着她的肚子就踢了过去,如今的沈木绾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,她的弱点就是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也朝着沈木绾刺了过来,一时她腹背受敌,她打开了两个黑衣的剑。

    但太子也踢中了她的肚子,就在这一瞬间,沈木绾就感觉到肚子传来一阵剧痛,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热流。

    沈木绾后退几步,单独膝跪在地上,用剑撑住自己的身子,脸色也白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凝香和绿竹的情况也不乐观,两人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看着沈木绾虚弱的样子,太子挥手让黑衣人住了手,他缓缓走向了沈木绾道:“既然你这么冥顽不灵,那我便亲手杀了你,也了却了我们之间的恩怨,若真的有来世的话,我一定会补偿你的。”说罢,他将手中的剑狠狠地刺向了沈木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