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豪平台

    有关前晚发生的jasmine化验红眼人的事情,是真实的,还是虚幻的,王灯明觉得应该是真实的,那太真实了。

    但jasmine却否认,她没化验过什么红眼人的血液,她前晚睡得很香甜。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如果特凡警察没对她进行过侵犯,王灯明看到的是虚拟的事实,那可以说明,jasmine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问题在于,特凡的后脑勺有伤,而他的应该是王灯明给他留下的。

    关键性的几个问题还没搞明白,王灯明现在又说出罗南的事情,斯高莫里的脑神经已经纠缠在一起,挤成一团。

    根据他的调查,前晚古堡里的第三座圆塔内的人基本是正常的,只有王灯明不正常,但王灯明对他说的话,又让他不得不怀疑,前天晚上在第三座圆塔中的人,似乎只有王灯明一个人是正常的,其他人都不正常。

    如果说特凡侵犯罗南是有一定的事实依据,那么,罗南捅伤韦内之事,那太搞了。

    罗南和韦内的关系这么好,罗南怎么可能去捅韦内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必须抓着红眼人,而不是击毙他,烧死他?”

    “老兄,红眼人是打不死的,但他会流血,手掌被我击中了,会流血的,如果这种事确实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前晚上确实没发生你打中红眼人手掌的事实,你说的血迹,我们一滴没找到,包括第九座圆塔的门前。”

    王灯明苦笑道:“因此,大家都被搞得晕头转向,我也是,我不知道我看见的,那些是真实,那些是不真实的。但现在的证据有一个,特凡后脑的伤究竟是怎么来的,只要搞清楚他的伤的来源,就可以查清楚前晚发生的一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,我要说明一点的是,特凡的后脑勺是被打了两次的,一次是我,一次是jasmine,jasmine打特凡后脑勺的事,我不能确定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的,但我敲打特凡后脑的情形,我认为是真实的,你听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看到的是不是真的,特凡的后脑受伤了是事实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可以这么理解,我只能把我自己亲身经历的,以及看到还原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古堡女员工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问过她了,她前晚上没起来扫地,也没唱歌,更没被红眼人捉住用来剥皮,她就是这么跟我说的,她也说,那晚她睡得很香甜。”

    斯高莫里嗯了一声出去了。

    王灯明等斯高莫里离开之后,又给秦大师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王警长,你是存心不让人睡觉是吗?”

    “大师,很严肃的事情,昨晚,不对,现在是凌晨一点半,按照时间推算是前晚,前晚凌晨三点来钟的时候我打你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会查通话记录?”

    “我查了,但我要核实一下,我打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了顺其自然几个字,你记得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知道了,挂了,不影响你休息了,尊敬的神父。”

    秦大师还想着聊几句,被王灯明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十分,斯高莫里进入811房。

    他是咬着牙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他干了!”

    “他承认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承认对jasmine动了手脚,要不是你的一棍子,他得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问他,他的后脑勺挨了一下,还是两下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一下,你打的那一下,他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看到jasmine打他后脑勺的那一下是虚拟的,不存在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王灯明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被你彻底搞糊涂了,我怎么知道你看见的是不是事实,但特凡说,他只挨了一下揍,没有第二次,他挨揍的时间点是他对jasmine动手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我检查过我的子弹,少了几发,前天晚上开枪了,我打中了红眼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们在现场没看见弹壳,也没看见墙壁上的弹孔。”

    王灯明挠挠头,笑道:“别再分析了,再这么分析下去,我们会变成傻瓜的,等吧,等红眼人出现吧,只有他才能解释发生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处理特凡?”

    “jasmine不声张,这件事就当没发生吧。”

    王灯明点点头:“我尊重你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这件事别再提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收到。”

    811客房的房门还是虚掩着,王灯明拿出翡翠雕像,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这件东西很奇怪,形状不规则,又那么坚硬,别在腰部一般来说会硌腰的,但王灯明没这个感觉,别在腰里一点异常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说有异常感,他觉得这东西似乎有磁力,它能吸附在自己的皮肤上不往下掉,但自己的身体可不是磁铁。

    为什么我总能遇上些邪恶的东东呢。

    他把翡翠雕像塞回腰部,还用手拍拍。

    翡翠雕像撑着警服鼓起的地方,让人觉得王灯明身上带着两把枪。

    喝茶吧,等你来啊,红眼先生。

    红眼人去托贝克家到底找什么,王灯明的执着的信念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了,红眼人难道真不是奔着翡翠雕像去的?

    王灯明又想到那位前来回购翡翠雕像的廉·普莱斯,那个倒霉的大胖子,回购翡翠雕像没成功,却掉下峡谷摔死了。

    而造成他摔死的原因,还是红眼人,他站在三孔桥上挡路。

    红眼人认识廉·普莱斯?或者说他知道廉·普莱斯要来古堡内回购翡翠雕像?他为什么要干掉廉·普莱斯。

    王灯明越想越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不能再想了,再这么想下去,脑袋会出问题的,等吧,安静的等待吧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灯明的心却无论如何也安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把森西送走了,他的紧张感却没得到缓解。

    走廊上,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像是女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王灯明最怕看见jasmine出现在房门口。

    嗒嗒嗒...

    “王警长,是我,我是jasmine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她!

    希望今晚别再出现类似的噩梦,千万别!

    “请进,门没锁。”

    jasmine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她只穿着睡衣,拖鞋,脚上没穿袜子,头发披散在脑后,还有点湿,看起来像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。